天叽_Nameful

图个自己高兴。


更新
这标签
趁还没毁
蹭节日热度
虽然只是线稿
而且还是把大刀
北极邪教无所畏惧

令人窒息

CatSoul怀明:

挂人,占tag致歉
说起来这应该是我圈第一次挂人,我还有点小紧张。大家看看,当图个乐子
lof推荐里抽两个人画头像,两个人点车。只要cp不拆扁庄扁就ok
抽奖条件:本瓜槽主@风一般的兔子 附上抄袭的文章链接和作者姓名进行正式道歉。在原文中或者重新开一篇都行。要求低吧
感谢金主爸爸羊子、老咸和秦篆、子休
点图吃瓜吧!有点长!
因为很有道理所以被抄袭了的《边失》
本条转载随意

我靠我重新看了一遍发现我打错别字了,罪过罪过,我电脑打字总是不顺手。请各位自行翻译一下

恋恋日
qq滤镜真好用
我出来挨打了

看了一堆第五人格的直播之后画了恋恋。想搞Komeiji Koishi is watching you的感觉,然而这长相明明是求生者。再议吧。

小学生在草稿横线本上瞎搞。姿势参考p2,p2是学校讲义上一张秘制插图。

前两p摆拍,后两p摸鱼。我平时的画风比这个更二刺螈得多。
十月九号有一场决定整个未来人生走向的考试,我现在却在做什么事情呢。
高三遇上了病名为爱的毛病还真是不巧,在一向开明的学校和班主任也严格起来,时不时提几句“我希望你们不会有喜欢的人”的时候,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比自己优秀太多的人,真是可笑。那么学习,要怎么办才好。
呀,发热是死因呢。

#虫师##银淡#

#银淡#
虫师同人 短打
全篇cp银古x淡幽
请注意避雷
并不会起标题
接受的话……








我背对着房门坐着,眼神降落在房间一隅那盘点燃的驱虫香,在纸窗朦胧了月光的背景下腾起缕缕轻烟。手上没了时刻不离身的烟,胳膊还真有些不知如何摆放才好——并且,已经有多久没穿过和服了?记不得。

还一穿就穿上了这么正式的场合。木杆沉重的触地声,然后笨拙的足音渐渐接近了,我转过身正对上拉开门探头的她的目光。暗淡的光里看不真切地,她掩上门,支着墙壁来到我面前,脱去帽子后坐下了。

——原来不让我陪同是去把面上的妆洗去了,我莫名地想笑。倒是她先扑哧笑出了声:“我还是不喜欢浓妆的感觉。”

万分同意。前些时分日光下面对一个肤白如雪朱唇微抿的狩房淡幽,我一时间竟疑惑这个淡幽是不是我平日印象里那个淡淡幽幽的淡幽。想必现在她的脸颊上也如日常那样,一定是晕着美好的颜色吧。

“银古,谢谢你。”

……嗯?

稍显不合时宜突如的道谢。才发现自己的眼神早就不知飘到哪里去了,重新聚焦于面前人的瞳中,兴味油然地打量着。谢什么?过去时日里讲的那些故事?为这个背负了太多的家族的未来所做出的微不足道的那些事?

或者说,在这个承受了诅咒的她,身上的停留回首?

谢谢。该说这话的明明是我。呵,因为……

“我才要谢你给了我,可以停留的地方。”反应过来时话已出口,那么我也就不想叫她的名字,就是不想。

凑身上前去。“脸没洗干净哦。”

哪有,我可是好好照了镜子的——意料之中的回复。伸手拇指在她面上轻轻一蹭,顺势抚住了那张脸。我当然知道她的面庞绝对没有粉腻子,从她辉着笑意的眼神里来看,她当然知道,她当然也知道我知道。那样的眸子里,一边也倒映着一抹翠色。

两人默契地微微偏过头,让最后一点距离湮灭在夜色之中——然后,在飘拂于光流闪烁的梦境中沉沦。

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了,淡幽。

fin.

看得出来是新婚梗吗。能的,在只看了前三段的情况下就有人看出来了。
(别看了,没有车的。)
(不会开车。)
(我要是会开车才奇怪吧。)
(时隔三天自己看下来居然被甜到了。)
(说来男性第一视角真的又好用又棒棒啊。)